酒椋

只是一个无聊的脑洞存放地
头像与封面均已获得授权

拉低了大家的写字水平真是抱歉

甜甜和他们真的太好了

复习《杀破狼》,越看越佩服皮皮啊

字写的丑请不要嫌弃我qwq
有几个字是写错了强行修改了的,看着会有点别扭,抱歉了_(:з」∠)_

忽然脑洞,一个女主总被男主打脸的故事
本人萌点奇怪,说是打脸,但其实也不太像?
大概民国或古风paro

当女主说:“此世之人,唯有他,是真心爱我一人的。仅仅爱我,无关其他。”
就被男主打脸:“我爱慕秦小姐的才华更甚她本身。”

当女主说:“此去山南水北,怕是不能再相见了。愿君多保重。”
男主说:“秦小姐,那便留下来吧。那种事,何人不能干呢。庸人能做的事,何须劳烦你呢。”

中间省略一万字
总之男主总在破坏气氛

剩下的就是我很想写的一些句子了

——“为你,便是万死也无悔。更何况只是过刀山,淌火海这种小事呢。”
——“秦小姐,慕之,又何必呢。”

此时那缕月光穿过厚重的记忆,从遥远的过去奔驰而来,落入他的眼中。

黑夜里没有太阳,我靠着月光渡过了无数个孤苦的夜晚。所以,此后再也不得见阳光,也没什么的。

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求而不得。

其实原本是想写西幻paro的,最后竟然写成了这个233
设定男主是女主小天使
类似“你是黑暗中唯一的光,为我指引前进的方向”这种
仅做记录
想写但没有剧情可写_(:з」∠)_

我总是一个瞻前顾后的人,假话混着真话,说多了,连自己都分不清真假了
我已经体会不到我内心真正的心情了
到底是真的愤怒,还是,仅仅是需要我愤怒呢?

我真实的感受,到底是什么...

如有一日,我能完整的写下一件事,不加修改的,自然而然的
才算得上是个作者了吧

记得我初读卡夫卡之文时,心里骤生寒意
说文也不太准确,应算是片段
《变形记》和《城堡》的片段
我未曾完整的看完那可怜的推销员悲惨的生活,但仍是恐惧
他是第一个让我从心里升起寒意的作者,我当年初读恐怖小说之时,虽也极度害怕,但也未曾有这种感觉
他的故事,严格来说算不上恐怖小说(这点我未曾深入研究),但恐怖之感更甚
我至今仍不敢完整的读完他的一篇文,看上几段就读不下去了
伟人果然有其伟大之处

看虐文其实是一件十分痛苦之事
特别是在喜剧之中乍现的悲剧,让我沉溺于其中无法自拔
每一次作者都能在悲情之后再次逆转,但唯独这次,没有
偏偏又是我心头爱
那些字句,在我的心上插上了刀
其实一开始就奠定了那沉郁的基调,但我总念着作者时不时的转折之笔,却没想,迎来了一个悲剧
其实不算是彻头彻尾的悲剧吧,毕竟最后时间还在流动,世界再迎来荣光

但还是伤心难过

文字难述我此刻之悲

要是我是一个任性的人就好了。或者说,是一个可以任性的人就好了。
有多少次任由情绪在沉默中消亡,记不清了。
总是要瞻前顾后的。
明明是几乎不会影响到自己的人和事,却连发表自己观点的勇气都没有。

要是我足够坚定就好了。
明明要讨厌一个人,却因为她一点点的示弱想着,算了吧。
总是想,算了吧。
看着那些抱团取暖的令人厌恶的人,也只敢在心里说上几句不痛不痒的话。

我就像两个人似的。
一个可以抨击一切
一个可以原谅一切

我从未对任何人表达过厌恶之情,即使再厌恶他。
真悲哀呢
明明没有那般博大的胸怀,却总要原谅一切。